WFU

2023年12月5日 星期二

熱騰騰新出爐的AI分析睡眠內視鏡的文章-蘇性豪主任AI會厭軟骨分析






作者:徐英碩醫師

今天跟大家介紹一篇熱騰騰新出爐的 AI分析睡眠內視鏡 的文章,是由好朋友高榮耳鼻喉科蘇性豪主任所發表,真是台灣之光!

這篇文章分析了1000多個睡眠內視鏡的連續影像,試圖用人工智慧的方法分析這些影像,並進而叫電腦去計算,在這些連續影像之中,呼吸道的通暢程度。

特別的是,他們分析的內視鏡影像是有挑過的,特別針對有會厭軟骨出現的影像來分析。


由於我們的上呼吸道,由淺到深可能會發生阻塞的地方,包括軟顎、口咽、舌根、和會厭軟骨,所以這個研究分析的位置是屬於上呼吸道裡面最深的地方,也一般認為是比較難分析的地方。


為什麼要做睡眠內視鏡的人工智慧分析呢?因為現在睡眠內視鏡的影像判讀,判斷這些地方有沒有阻塞的根據,是靠人眼解讀,只能給個大概的阻塞程度,所以如果用人工智慧的方式,就能夠來看看能不能用電腦自動快速的分析這些影像的解剖構造和阻塞程度,甚至更好的情況,如果能夠做出一個連續的、實時的,根據影像中每秒不同程度的阻塞做出圖表的話,那就能夠讓我們臨床醫生很快速的判讀。如果再配合每一個不同位置,根據不同深度的影像和解剖構造,做出這種圖表,那我們醫生就可以很快地根據圖表,知道這一個病人的可能長達十幾分鐘時間的影像,到底是什麼地方阻塞,然後每個地方阻塞的程度又是怎麼樣,阻塞程度隨時間的變化,也就是阻塞的頻率又是怎麼樣,這樣就會有一個很快速清楚的認識,而且可以提供我們更多的數據做分析參考。



蘇主任這個研究選擇用會厭軟骨當作他們分析的目標,雖然會讓人覺得說:怎麼一開始就選呼吸道最深的地方來分析,但是看完整篇研究之後,會發現他做的其實非常有道理,因為會厭軟骨是整個上呼吸道構造裡面最有特色最明顯的東西!而有一個物件偵測的人工智慧訓練模型,剛好可以用來偵測會厭軟骨!這種人工智慧訓練模型的名字叫做YOLO (YOU ONLY LOOK ONCE),它的特色就是它可以分辨物體的種類,比如說這是一隻狗,這是一隻貓,這是一個人,他可以經由大量的訓練來辨認出來,這個圖片是貓而不是狗,是人而不是豬。YOLOv4第四版目前在Tesla V100的GPU上,使用MS COCO資料集,已經達到了接近65 FPS(每秒65幀)的表現,基本滿足實時檢測的需求。



利用YOLO這樣的能力,它可以在圖片中自動地把會厭軟骨的形狀識別出來,會厭軟骨在內視鏡底下看起來就是一個半月形的發亮的東西,非常有特色。相對來說,顎咽舌根扁桃腺這些東西可能就不是那麼好辨認,所以以這個研究先從辨認會厭軟骨入手。



找到會厭軟骨之後,他們再以會厭軟骨為中心,定義會厭軟骨周圍的一個範圍裡面的形狀,來決定會厭軟骨後面的呼吸道空間大小有多少。


在這邊他們又用了一個技巧,就是把內視鏡裡面顏色的精細度降維,比如說說有250色階的內視鏡影像變成只有六個色階,讓呼吸道的輪廓變得更清晰,更容易被人工智慧來識別出來。


藉由先辨認會厭軟骨的位置,用會厭軟骨的中心點為基準,把會厭軟骨和周圍框起來,然後用降低色階的方式,讓會厭軟骨後方空氣氣道的輪廓更清楚,再用模糊化的方式,把空氣道的輪廓變得更平整,避免因為偵測到更深一層的解剖構造,如杓狀軟骨和會厭杓狀軟骨皺嬖(AE fold),而低估了空氣道的大小。




最後蘇主任團隊根據這樣估計出來的空氣道大小,以時間為橫軸,空氣道大小為縱軸,就可以做出睡眠內視鏡中,會厭軟骨部分的呼吸道空間,隨時間變化的圖表,清楚的顯示出,睡眠呼吸中止症病人因為會厭軟骨阻塞而造成的,隨時間不同的呼吸道阻塞變化!



徐醫師評論:我本人跟陽明交大鐘翊方教授也在做睡眠內視鏡的人工智慧分析,不過我用的是segmentation 的方法,也就是需要先人工標註出我們想要人工智慧偵測到的呼吸道範圍,然後經過訓練,再讓人工智慧去判讀,看看能不能經由訓練,讓人工智慧學會辨認呼吸道的空間。而我們針對的解剖構造是比較淺的顎咽,而這個地方也是相對來說最容易發生阻塞的部位,有九成的睡眠呼吸中止都是這個位置的阻塞造成,而會厭軟骨的阻塞大概只佔15%左右。而我們的研究成果在今年10月也有到美國耳鼻喉科學會報告,我們發現就顎咽阻塞的阻塞空間呼吸道大小的判讀方面,AI可以達到9成以上的呼吸道空間面積判讀準確率,只是現階段我們還在努力收集資料,做更多的影像標注,看看能不能把模型訓練的更好,所以目前還沒發表。


看到蘇主任率先攻頂成功,除了恭喜他,我們也學到很多,包括將來可以考慮使用他們的YOLO 方法,來試試看辨認比較困難的下咽構造,以及學習他們使用時間為橫軸,阻塞程度為縱軸的方式,來呈現我們的研究結果。有了他們的成功經驗,我也對我們團隊將來的研究方向充滿信心,相信將來很快也會有不錯的全國跟大家報告!



蘇主任的回響:謝謝徐大師的講評,寫得真是太好了! 大推!

惟就後學個人的DISE經驗,

Epiglottis部位發生complete obstruction (collapse >75%)的機會高於50%,

絕對不僅僅只有15%,

在我眼中是一個不容忽視、需要處理的區域喔。

這次之所以選擇epiglottis影像做研究,

一方面發生率高,一方面的確如英碩兄所言,

形狀(特徵)很好認、適合YOLO辨識學習。

不同AI工具各有其所長,

可以跟研究團隊好好討論,

應用在適合的情境。

期待大家迸出更多創意的火花!


徐英碩醫師門診掛號由此去

2023年11月28日 星期二

重訓要舉幾下比較好?




作者:徐英碩醫師

感謝老蔡醫師蔡明劼醫師 健康。瘦身推薦這本 健力三項鍛鍊全書 給我看,雖然看書名,沒有在做重訓,不想去比健美比賽的人,一定不會想要打開來,但是我還是從裡面得到了很多刷新我三觀的知識,以下整理三個重點給大家:

1.蛋白質不是補越多越好,你以為去比健力比賽的人一定都吃很多蛋白粉,但是其實一個人每天能夠拿來長肌肉的蛋白質的量是有限的,大約是每天每公斤體重2克蛋白質就足夠了。吃到每天每公斤四克就太多了,蛋白質吃太多也是從尿排出去,除了增加腎臟負擔之外,就是讓你的尿變很昂貴😆(買蛋白粉要花不少錢,結果吃太多也是變成尿😆)


2.富含脂肪的東西也不是全部都是壞的,油有分成好油跟壞油,不像人類,常常好油壞油分不清,比如說林北好油其實是壞油 (誤😆),但是好油跟壞油對健康的影響確實是不一樣的。

好油就是所謂的不飽和脂肪酸,壞油就是飽和脂肪酸,壞油比較容易阻塞心血管,造成動脈硬化,增加中風跟心肌梗塞的發生率,但是好油卻對健康有幫助,可以保護內臟,增加脂溶性維生素的吸收。

所以同樣是富含脂肪的食物,也有好油多的食物跟壞油多的的食物,比如說酪梨,一顆酪梨含有3克飽和脂肪和18克不飽和脂肪,不飽和脂肪遠遠超過飽和脂肪,是標準無誤的林北好油😆 ,其它不飽和脂肪遠遠超過飽和脂肪的包括:橄欖油、杏仁、鮭魚和亞麻子。

3.碳水化合物並不是十惡不赦,升糖指數低的碳水化合物其實是減肥聖品,因為他能夠維持你的血糖穩定,增加你飯後胰島素分泌的時間,維持你的飽足感,減少你的飢餓,讓你不會因為突然的血糖上沖下洗,而去尋找更多的食物,吃下更多的熱量。

升糖指數低的碳水化合物有哪些呢?蘋果、香蕉、地瓜、燕麥、糙米、全麥麵包,都是很棒的減肥碳水化合物!

最後,當然是最重要的,跟書名主題相關的:重訓到底要怎麼做?我要舉幾下?才能達到最好的重訓效果,才能增肌減脂?看了之後,我發現:舉幾下不是那麼重要,舉就對了!

輕鬆的舉很多下,比如說10到15下,可以明顯的增加肌肉的大小,可以讓你很快變成卜派!不過如果是以想要進步,想要每一次越舉越重,想要有成就感,想要去比賽的人來說,每一次舉三下以內的訓練模式,重量挑你只能舉三下以內的大重量,雖然比較不會讓肌肉長大,但其實對肌肉的絕對力量才是更有幫助,才會更有進步!

如果小孩子才做選擇,大人都想要,又想要肌肉變大,又想要力量增強的話,那麼六到八下的重量,也是不錯的好選擇!!

至於重量訓練的類型,每一次其實就是3+3 ,深蹲、胸推、跟硬舉,是重量訓練的王者,一定要做,再另外配合三樣自己想要多訓練的東西就可以。頻率的話,如果是剛剛提到只能做三次以下的重量的大重量訓練的話,一個禮拜一次其實就可以了。10次以上的訓練,一個禮拜也可以排到三次(重訓真的省時啊😆)


2023年11月14日 星期二

打呼手術之後,睡覺貼嘴巴重要嗎?

 


作者:徐英碩醫師

打呼手術之後,我常常耳提面命病人睡覺要用鼻子呼吸,因為我們幫他們重建擴大的呼吸道,需要他們經由鼻子呼吸才能夠使用到。

但是病人在手術之前,要嘛就是鼻塞,沒有辦法從鼻子呼吸,或是睡覺的時候,因為軟顎上翻吐氣吐不出來,只能張開嘴巴呼吸,所以往往養成了長時間用嘴巴呼吸的習慣,手術之後睡覺可能還是常常會用嘴巴呼吸,一時之間還改不過來。

因此這時候,當我確定他們傷口恢復,可以用鼻子呼吸以後,就會鼓勵他們睡覺的時候把嘴巴用膠帶貼起來。因為他們常常都會說我睡覺的時候都是用鼻子呼吸,但是睡著以後就會忍不住把嘴巴打開,這時候用膠帶把嘴巴貼起來,除了提醒自己用鼻子呼吸之外,也可以避免睡覺的時候不自覺把嘴巴打開。

有些病人不相信自己睡覺的時候會張嘴呼吸,或是或是睡覺之前忘記貼嘴巴,打呼就會特別大聲。

當他們跑來找我抱怨,怎麼開完刀之後打呼還是很大聲的時候,我也只能鼓勵他們,睡覺的時候要記得貼嘴巴,有時候病人聽聽就算了,不一定能夠被我說服,畢竟貼嘴巴睡覺有時候還是有點麻煩。

最近遇到一個有趣的術後病人,他很聽話的照我的建議,手術之後都有認真的用snorelab app記錄自己打呼的狀況。結果他赫然發現,手術後有貼嘴巴睡覺,跟沒有貼嘴巴睡覺,打呼聲真的有差!

沒有貼嘴巴睡覺的時候,打呼App記錄的分數,就會超標到五十幾!有貼嘴巴的時候,打呼App紀錄的分數,就只剩二十幾!而且他記錄了四天,兩天有嘴巴,兩天沒有貼嘴巴,都是這樣,屢試不爽!

當然我們也不能光光只有去看打呼App的分數,還是需要點進去聽聽看,他打呼的聲音到底是怎麼樣,因為有時候光看這個分數並不準,紀錄到的是一些外面環境的噪音。

結果赫然發現,有貼嘴巴的時候,記錄到的打呼聲,聽起來就是一些比較明顯的呼吸聲,而沒有貼嘴巴的時候,不只是打呼比較大聲,還會常常記錄到嘴巴打開才會出現的「爆鼾」聲。


大家可以把影片點出來聽聽看,對這種聲音一定很熟悉,因為這就是我們醒著的時候要學別人打呼的時候,嘴巴打開,又要從鼻子呼吸,可以發出來的打呼聲。

由此可知,尤其是做完手術之後,睡覺的時候把嘴巴貼起來用鼻子呼吸有多重要❗️

感謝這位病人提供這麼好的證據,讓我們可以明顯分辨出來,睡覺的時候貼嘴巴,尤其是在手術後,對減少打呼的巨大幫助!

2023年10月31日 星期二

慢性咳嗽怎麼治?鼻塞、口呼吸、睡眠呼吸中止症和上喉神經阻斷!

作者:徐英碩醫師


慢性咳嗽三兄弟:鼻塞、口呼吸、睡眠呼吸中止症!


劉文德醫師這支影片實在是太讚了!

原來造成慢性咳嗽、喉嚨卡卡的三兄弟,就是鼻塞、口呼吸、跟睡眠呼吸中止症!

這個答案讓人意想不到,卻又無比合理!

經常有慢性咳嗽治不好的病人,看遍了胸腔科醫師,都跟他說肺部沒有任何問題,因為這些人常常又有喉嚨卡卡的症狀,所以胸腔科醫師讓他們來找耳鼻喉科醫師,看看喉嚨有沒有有長什麼東西。以前的話,我們就是照個內視鏡,看看沒有長東西,就跟他們確認一下,讓他們安心,就讓他們回家了。

看完這支影片發現,原來針對慢性咳嗽、喉嚨卡卡,耳鼻喉科醫師可以做更多!不管是鼻塞、口呼吸、還是睡眠呼吸中止症,都是耳鼻喉科醫師可以做很多事情介入幫忙的!尤其我做了這麼久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治療,非常有經驗,沒想到原來我也許無意中幫助了這些人,改善了他們的慢性咳嗽!

打個麻藥也能治咳嗽?




這次去美國耳鼻喉科學會,赫然發現他們對於慢性咳嗽治療,使用上喉神經阻斷術(superior laryngeal nerve,SLN block),竟然取得了不錯的效果!查詢資料發現,這個方法是Simpson等人於2018年提出,他們注射一種長效局部麻醉劑與類固醇混合物,針對SLN內部分支的進入點進行針對性治療。這個治療可以在診間中進行,只需不到1分鐘的時間,並且能夠良好耐受,併發症率低。從短期來看,單次注射有時可能足夠,或者可對持續或復發症狀進行重覆注射。

他的原理是認為,這種慢性咳嗽源自喉嚨神經過度敏感,而阻斷SLN據說可以改變感覺反饋並干擾咳嗽信號途徑。此外,咳嗽和疼痛共享一個共同的受體,即前幾年諾貝爾獎得獎的TRPV1,臨時的周邊神經阻斷,可能可以抑制疼痛性放電並干擾異常的感覺反饋迴路,改善咳嗽。

在演講者Alan Gray於今年發表的文章:Indications and Short-Term Outcomes for In-Office Therapeutic Superior Laryngeal Nerve Block中發現,使用SLN block對於83名慢性咳嗽患者,治療前和治療後的咳嗽嚴重指數(Cough severity index),其中55名患者報告有改善(66%)!

因此,對於慢性咳嗽治療,除了治療劉文德醫師提到的三兄弟:鼻塞、口呼吸、和睡眠中止之外,我們耳鼻喉科醫師還可以再加上一個上喉神經阻斷(SLN block)的武器了!

2023年10月30日 星期一

看影片心得:用鼻子呼吸很重要,順談EVO

作者:徐英碩醫師

用鼻子呼吸很重要❗️

用鼻子呼吸很重要❗️
用鼻子呼吸很重要❗️
因為很重要所以講三次!

馬醫師今天發布的影片,提到好好呼吸的方法,包括要慢呼吸、深呼吸,但最基本的關鍵還是用鼻子呼吸!

影片中提到有人拿自己做實驗,強制自己用嘴巴呼吸,結果缺氧,睡不好,打呼的嚴重程度竟然是原本的48倍!

徐醫師評論:對耳鼻喉科醫師來說,每天都會遇到很多鼻塞的人,但是這些都是白天自己感覺到會鼻塞而來就診的,可能已經是很嚴重的。

不自覺鼻塞,但是會不自覺地用口呼吸,可能對健康危害更嚴重

而很多人雖然不覺得自己白天有鼻塞,但是平常就不自覺的會使用嘴巴呼吸,看了這個影片,我才知道,對牙科醫師來說,這種不自覺的鼻塞,不自覺的口呼吸,也會影響很多牙齒的咬合跟矯正的困難,包括會讓口腔和下巴連接的顳顎關節的軟骨開始變形,肌肉酸痛,上下排牙齒的受力不均勻,造成顳顎關節喀喀做響。

對於這些人來說,經常可能並不覺得自己鼻塞,所以不會來找耳鼻喉科醫師,去找牙科醫師的原因是因為頭痛跟顳顎關節疼痛。但其實造成他們顳顎關節疼痛的根本原因,可能就是他們平常是在用口呼吸來代償自己的鼻塞問題。

睡覺鼻塞不只是會口乾,而且可能讓你睡眠呼吸中止更加缺氧

更有甚者,很多人是睡覺才開始鼻塞,因為躺下來的時候體液回流到鼻子,結果白天都好好的,睡覺的時候鼻塞,才嘴巴開開,然後早上起來就口乾舌燥,頭痛欲裂,要趕快衝去喝水才會好,而且可能因為這樣的狀況,晚上要起來好幾次上廁所。



老人睡眠問題也常常是因為睡覺鼻塞

睡眠醫學會的時候,蔡明劭教授有提到老人的睡眠問題也常常是因為鼻塞而造成,使用鼻子的藥物也會有奇效,鼻子藥物沒效,或者不想一直使用鼻子的藥的話,進行鼻子的手術也能明顯而且長久的改善老人的睡眠問題。其關鍵原因可能就是改變了他們用嘴巴呼吸的習慣。


睡覺吐氣軟顎上翻阻塞(EVO)也是造成睡覺口呼吸的重要原因


我自己的精準睡眠內視鏡研究也發現,睡眠的時候用嘴巴呼吸,有時不僅只是鼻塞的問題造成,還有一個很常見的原因,就是睡覺的時候吐氣會軟顎上翻阻塞(expiratory velopharyngeal obstruction, EVO),造成氣流無法從鼻子吐出(見圖),這個神奇的發現,也常常出現在完全不覺得鼻塞,鼻子很通暢的人身上,但是他們就是會在睡覺的時候嘴巴開開,用嘴巴呼吸,前面提到的,用嘴巴呼吸的話,打呼會增加48倍,牙齒咬合會出現偏移,關節軟骨會開始變形,頭痛肌肉酸痛等等的狀況,通通都會跑出來!

這些人也常常搞不清清楚自己的狀況,到底是為什麼出現的,甚至他們鼻子也做過手術,確定不是鼻子的問題,也不覺得是鼻塞,白天的時候也都可以用鼻子呼吸,都覺得好好的,但是睡覺的時候就是會嘴巴打開,造成打呼跟睡眠呼吸中止。而這種吐氣軟顎上翻阻塞(EVO)的特別現象,就只有在改良精準睡眠內視鏡的時候,才能幫他們做出正確的診斷和後續的治療。

睡覺口呼吸不僅僅只是一種壞習慣


結論:口呼吸不僅僅只是一種不好的習慣,他還會增加你睡眠時候的打呼和睡眠呼吸中止缺氧的狀況,長期下來還會造成牙齒咬合以及顳顎關節偏頭痛的問題。平常除了要養成用鼻子呼吸,慢慢呼吸,深呼吸的習慣之外,如果睡覺的時候常常會不自覺的嘴巴打開口呼吸,然後用鼻子藥物甚至鼻子手術之後,都還是改不過來,記得要來尋求牙科以及耳鼻喉科醫師專業的建議。


2023年10月20日 星期五

耳鼻喉科醫師是牙科醫師的好朋友!




出國開會有沒有用呢?今年花了一個禮拜時間,去遠得要命王國,參加美國AAO年會,一整個禮拜沒有辦法看診開刀,也沒辦法和家人團聚,只能視訊緩解相思之苦,真的很辛苦,過程中不停的捫心自問,不知道這樣的犧牲,對自己的人生,到底會不會有什麼實質的幫助。

不過,離開前的最後一個session,聽到的演講,讓我覺得值回票價!這些犧牲都值得了!

這個演講,是台灣鼻科扛霸子共聚一堂:蔡易錚教授當主持人,羅盛典教授、林志峰教授、傅嘉祥教授一起,暢談牙齒引起的鼻竇炎!

本來想說這個題目應該跟我的老本行:睡眠呼吸中止,沒什麼關係,聽聽就算了,沒想到一回國就接到好朋友的求救簡訊,植牙掉到鼻竇裡啦!





有些人的鼻竇汽化的比較好,上顎跟鼻竇中間的骨頭很薄,就沒有什麼地方讓植牙的螺絲可以鎖進去,這時候就需要把齒槽骨挖開,補骨粉增厚鼻竇,再把牙齒螺絲植入。但是如果薄薄的骨頭還是撐不住,植入的時候牙齒螺絲就有可能掉到鼻竇裡面,變成一個鼻竇異物,這就糟糕了。


一般來說掉進鼻竇的植牙螺絲不太會讓人有什麼不舒服,可是有時候這種異物會造成鼻竇炎,讓病人覺得臉腫腫漲漲的,有時候還可能會流黃鼻涕,頭痛等等,這時候就需要去把這種異物拿出來,這就會讓牙科醫師很困擾了。





因為牙科醫師要進入鼻竇,一般要從嘴唇和牙齒的中間,把組織劃開,然後再用骨鑽把鼻竇前壁磨開,也就是我們以前治療鼻竇炎傳統的Caldwell Luc手術,但是這樣會讓鼻竇、臉部的軟組織、和嘴唇造成很大的傷害,手術後臉會很腫,而且會對鼻竇的正常功能造成無法恢復的傷害,甚至有可能因為癒合不良造成鼻腔和嘴巴的瘻管。

為了取出失敗的植牙螺絲,卻造成這麼多併發症,不管對牙科醫師或是病人本身都很難接受。這也是為什麼耳鼻喉科醫師治療鼻竇,現在已經很少做這種手術了。

那麼要怎麼樣把這種植體從鼻竇裡面拿出來呢?那就要靠現在我們耳鼻喉科醫師已經熟悉到不行的鼻竇內視鏡手術了!

只要使用內視鏡進去鼻子裡面,把鼻竇的自然孔打開擴大,不僅可以把掉進去的植牙螺絲拿出來,還能幫助病人的鼻竇有更大的、可以讓鼻涕流出來的自然孔,讓鼻竇裡面更不容易蓄積鼻涕,讓容易產生鼻竇炎的鼻竇恢復健康。而且更重要的是,用這種做法沒有外傷,無疤痕,術後恢復快,甚至不用住院,雖然也是要全身麻醉,但是做完就可以馬上回家。


果然,趕快幫好朋友牙科醫師的病人排刀之後,只花10分鐘,就把掉在上頜竇後側的植牙螺絲拿出來了,開完之後病人的臉部腫脹不舒服馬上就好了,植牙螺絲還可以還給好朋友牙科醫師,皆大歡喜!

內視鏡迅速取出植牙螺絲的影片:
https://youtu.be/IL3BibFvkbo?si=yNVaHC4Ogncu3KAG

不過也不是每一種掉進去的植牙螺絲都這麼好拿,傅嘉祥教授在AAO的演講告訴我們,有一些掉到上頜竇前側的植牙螺絲,需要用鼻淚管前路徑進入,這樣才能在磨開上頜竇內側壁,拿出上頜竇前側植牙螺絲的時候,同時保護鼻淚管,讓病人不會因為手術傷到鼻淚管,術後眼淚沒辦法往下流到鼻子,造成眼睛一直流眼淚!

為此,傅教授還和他們的長庚團隊發表了很精彩的論文,傳授他們的經驗,就是因為聽了他的演講,看了他的論文,讓我心裡很踏實,所以才能拍拍胸脯跟我的好朋友牙科醫師保證說,你的病人鼻竇裡面的植牙螺絲,一定可以很容易地被我拿出來!



參加國外學會,聽到跨領域的實用演講,果然很有用!感謝台灣鼻科扛霸子們蔡易錚教授、羅盛典教授、林志峰教授、傅嘉祥教授精彩的AAO演講!

2023年10月17日 星期二

睡眠內視鏡分級系統發明人Eric Kezirian教授的大型睡眠內視鏡研究說了什麼?

 作者:徐英碩醫師




大家早,今天繼續來介紹美國耳鼻喉科醫學會AAO的聽講心得。今天要介紹的是睡眠內視鏡分級系統發明人Eric Kezeirian教授的研究。


Eric 教授發展睡眠內視鏡20年來,一直想要知道的最重要問題就是,睡眠內視鏡的發現到底跟手術結果有沒有關係。最後他們進行了一個到目前為止最大、最多人、最多醫學中心的企劃,收集了14家醫學中心275人的術前睡眠內視鏡影片和手術後結果,去掉了一般認為對手術效果影響最大的3-4級大扁桃腺病人,發現對中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病人來說,手術前的睡眠內視鏡如果看到任何程度的口咽阻塞,手術成功的機率就減半,如果看到完全的舌根阻塞,手術成功的機率也是減半。這裡的成功,指的是手術後睡眠呼吸中止程度減少一半,同時術後睡眠呼吸中止指術小於15。


既然看到阻塞會影響手術效果,那如果去治療我們看到的阻塞,會不會讓我們的治療效果變好呢?這篇研究也有做分析,如果在睡眠內視鏡上有舌根阻塞的發現,如果去做舌根部份切除,或舌扁桃切除術等等的治療的話,術後會有比較好的手術效果。因此Eric教授自此以後,便以睡眠內視鏡看到舌根完全阻塞,就會想辦法去治療為原則。

徐醫師評論:看到睡眠內視鏡分級系統的發明人Eric教授介紹他的這篇研究,我特別有感觸,因為我也有參與他這篇研究的資料收集過程。他在進行這篇研究的時候,我剛好也在美國跟我的老師Ofer Jacobowitz教授學習,因為Eric教授要求這個研究的參與者,要上傳病人的資料和影片到雲端,並且明定:如果提供影片和資料的人,就可以被納入當這篇論文的作者,當時剛好我也在幫Ofer老師做收集睡眠內視鏡影像的研究,Ofer老師就「順便」請我,也把我幫他收集的資料,上傳給後來這篇論文的第一作者:Green Katherine 醫師。


那個年代(2015,8年前)收集資料和上傳檔案沒有現在這麼方便,每一個個案都要花很多時間,我不太甘心做白工,因此就問Green 醫師和Eric教授,如果我跟Ofer教授這一組,可不可以把我也納入進去,當掛名作者?那時候他們滿口答應,結果後來論文出來,還是沒有我,實在讓人不禁覺得有點失望。相對來說,後來去義大利,Vicini教授、Andrea de Vito 教授還有當時的同梯Giovanni Cammaroto 教授,不管我參與的程度如何,都很熱情的會掛我的名字,讓人很暖心❤️,做研究和走江湖一樣,有人熱情有人無情,這就是人生啊😆!

還好,我那時候辛辛苦苦收集的研究資料也沒白費,後來發表了一篇跟Eric教授這篇研究的結論完全相反的結果:舌根阻塞程度跟預後無關,只有環狀顎咽阻塞跟預後有關。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8760191/

然後,後來又發現我這個結論也不正確,因為當時在美國做睡眠內視鏡的作法是請麻醉科醫師用手打麻藥,不容易控制劑量,常常會打太多,造成藥物性的舌根阻塞,回台灣後,使用在義大利學到的精準注射睡眠內視鏡做法,用機器控制注射麻藥的劑量,另外用簡易腦波偵測器測量和控制麻醉深度,我們後來發現用這種做法看到的舌根阻塞,就非常明顯的跟手術預後有關。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4321943/

雖然好像繞了一大圈才得到Eric 教授當初好像用大型研究就能得到的結論,但現在回想起這樣的經驗,也蠻有趣的。參與過大型研究,但其中一部分資料控制住某些變因(如只做顎咽手術),會出來完全不同的結論。最後再加強控制某些變因,如用精準注射睡眠內視鏡取代手動注射,又可以推翻之前的結論,還讓更之前不太合理的研究結論更加堅實完善,物理學數學這種東西就應該不會有這種峰迴路轉,這就是在這種不完美,充滿缺陷,充滿不確定的醫學世界做研究有趣的地方吧!

後記:賴部長賴神看完這一篇後請我用50字說明結論,結論就是:打呼病人做精準睡眠內視鏡看到舌根阻塞要治療(2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