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24年6月11日 星期二

小孩子打呼,需要做睡眠檢查嗎?

 作者:徐英碩醫師


天真活潑的7歲小朋友


小明是個天真活潑可愛的七歲孩子,只是因為鼻子過敏,常常鼻塞揉眼睛,不得不用嘴巴呼吸。爸媽看著他這樣,帶去給診所醫師看,醫師給他噴個鼻噴劑,暫時改善了,就不以為意。 ​

但最近一段時間,學校老師說他最近上課越來越不專心,常常動來動去坐不住,功課考試學習越來越差。爸媽晚上進房間幫他睡覺蓋被子的時候,發現他不只嘴巴開開流口水,打呼聲還越來越大聲

醫院睡眠檢查通常要等3-4個月


爸媽覺得小朋友打呼這麼大聲,睡眠品質一定有問題,焦急的帶到醫院來看我,想說做個睡眠檢查,趕快找出問題在哪裏。不過到了醫院才知道,睡眠檢查要等三到四個月,一聽到要等這麼久,心急如焚的爸媽問我說,他們覺得小朋友現在的狀況很嚴重...有沒有可以快一點解決,不用等那麼久的辦法?



小孩子打呼,有可能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表現

我們知道,小孩子打呼,有可能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表現,會進一步造成小孩子睡不好,白天過動,無法專心課業,影響學習效果。 ​

我們也知道,診斷睡眠呼吸中止症的黃金標準就是來醫院睡一個晚上,進行睡眠檢查。 不過因為現在很多醫院安排睡眠檢查,都需要等很久,動輒要三到六個月才排的到,心急如焚,看著小孩子每天晚上睡不好,功課退步的家長爸媽們...

該怎麼辦呢?

研究指出小孩子發生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原因

幸好,根據最新研究,由於小孩子發生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原因,大部分是扁桃腺和腺樣體肥大,以及過敏鼻塞引起,手術切除扁桃腺、腺樣體,以及將肥厚的鼻肉微創縮小,可以達到九成以上的成功率! ​



因此,很多醫生認為,如果門診看到打呼的小孩子,明顯有扁桃腺和腺樣體肥大,和過敏鼻塞鼻肉肥厚的問題,可以直接手術,不用等待漫長的睡眠檢查結果出來,才進行下一步處理。

家長若對小孩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症存疑...

還是希望手術前先大概知道小孩子睡覺時到底會不會缺氧,是不是真的是睡眠呼吸中止症,也可以先做一個不用等待,直接借機器回家的居家睡眠檢查

只是小孩子在家裡睡覺可能會常常亂動,手上的血氧計和鼻子上的氣流計,常常會睡到一半就脫落,或被小孩子拔掉,不一定能夠記錄到小孩子完整的整夜睡眠。

家長多少都會擔心小孩動手術

家長如果擔心小孩子一次切除這麼多地方,做這麼多手術,會不會其實有些手術是不需要,不一定是扁桃腺或腺樣體那些地方造成打呼,會不會白做了,給小孩子造成不必要的傷害的話,我們也可以在小孩子全身麻醉插管之前,先打一點麻藥,讓小孩子睡著,等小孩子開始打呼的時候,做一個睡眠內視鏡檢查,確定發出打呼聲音的位置在哪裏

舉例來說,如果看到腺樣體並不是造成打呼的原因,只是扁桃腺肥大,塞住呼吸道,造成發出聲音,就可以只切扁桃腺,不用去傷害腺樣體。 ​

我們也可以拿這樣的手術前睡眠內視鏡影片,在開刀房外面跟家長解釋說明,讓家長清楚看到小孩子真實的打呼原因和治療計劃,確認家長可以接受這樣的手術方式之後,再進行手術。

和家長討論後,最後決定

小明的爸爸媽媽聽完我的說明之後,放心了不少,於是接受我幫小明的安排,先回家做了居家睡眠檢查。雖然小明睡到一半就把血氧計和氣流計揮掉,但記錄到的一個小時,已經發現小明有嚴重的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指數高達每小時15次。

爸媽看到這樣的結果很著急,於是要求我趕快趁著小明放暑假的時候動手術。但家長也怕,也因為怕讓小明做了不必要的手術,希望我手術前,要先給他們看看睡眠內視鏡的影片,確定有問題的地方再開刀。

由於
最後睡眠內視鏡發現是扁桃腺和鼻塞引起張口呼吸的問題,造成小明打呼,於是和家長討論之後,我幫小明做了微創鼻肉縮減和扁桃腺汽化術,省下腺樣體手術不用做,少了一個傷口。



手術順利完成

手術之後,爸爸媽媽驚喜的發現,小明從開刀房出來就沒打呼了!而且小明不太會痛,休息一晚,第二天就回家了!

手術之後三個月,剛好排到了醫院的睡眠檢查,意料之中,呼吸中止指數只剩下0.5,大幅改善!而且小明手術後不僅不會打呼,鼻塞也好了,不會常常揉鼻子、眼睛癢,和用嘴巴呼吸了。

爸爸媽媽後來特別寫信來醫院,感謝我治療小明,因為回到學校以後,老師說他現在學習速度變很快,很久沒變化的矮瘦身材,還三個月就長高兩公分,胖了兩公斤了呢!



臉書圖文版



徐醫師自媒體
FacebookInstagramTiktokYoutube

徐醫師門診掛號

徐英碩醫師門診掛號由此去

2024年6月10日 星期一

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只能帶正壓呼吸器嗎?

作者:徐英碩醫師

一般認為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治療,就是戴正壓呼吸器


甚至認為,越嚴重的睡眠呼吸中止症,就沒有其他的治療方法,就一定要戴正壓呼吸器。但,真的是這樣嗎?雖然正壓呼吸器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第一線治療。而且如果戴得住的人就很有用,機器上就會顯示出沒有缺氧,呼吸很順。

戴著面罩睡覺並不是一個自然的睡眠狀態


很多人抱怨戴了正壓呼吸器就睡不著,或是翻個身,面罩就鬆脫漏氣,把自己吵醒,甚至有的人並不是自己戴不習慣,而是枕邊人被正壓呼吸器的聲音吵醒?

為什麼枕邊人會被正壓呼吸器聲音吵醒呢?因為現在正壓呼吸器技術很進步,可以自動偵測你睡覺時是否有呼吸道阻塞。若有阻塞時才給你的呼吸道打氣,但是偏偏就是這種不定時的打氣聲音,會把枕邊人嚇醒。 ​

所以有部分要求不用正壓呼吸器治療的人反而是病患的枕邊人,就如同下面的對話:『徐醫師,可以幫我的老公想想看,有沒有什麼其他可以不用帶正壓呼吸器的治療方法!』 ​



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治療方法有非常多

包括側睡、減重、戴止鼾牙套、甚至手術。或是組合的治療方式彼此搭配,尤其是呼吸中止程度越嚴重的病人,越需要可能不只一種治療方法的綜合輔助,才能得到最好的治療效果! ​

可是那麼多選擇,醫師該如何判斷呢? ​

沒錯,就是因為有這麼多的治療選擇,才更需要有個人化的精準檢查,幫助醫生判斷,什麼樣的方法適合什麼樣的病人,什麼樣的方法可以改善病人的睡眠呼吸中止狀況,進而達到最高的成功率。 ​

尤其若要考量到這些治療方法的排列組合,比如說減重加手術,或是止鼾牙套加手術,哪一種才是最適合病人?不只讓病人很難做選擇,更讓醫生感到很困擾。



精準睡眠內視鏡檢查能提供醫師準確的治療選擇



我們需要一個好的檢查方法,告訴我們什麼樣的病人適合什麼樣的治療方法,甚至是綜合的治療組合,幫助即使是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病患,他本身就算戴不住正壓呼吸器,也能達到最好的治療效果。 ​

我們在做精準睡眠內視鏡檢查的過程中,會測試病人平躺、閉口、側睡、配戴模擬的止鼾牙套等等的治療方式,而當這些方式都還沒辦法完全解決病人的呼吸道阻塞或打呼的時候,就需要手術的介入! ​

手術之後,還可以再做一次這樣的追蹤睡眠內視鏡檢查,因為原本可能止鼾牙套沒辦法完全解決他的打呼,但是手術之後,再戴上止鼾牙套,合併治療,就可以達到非常好的效果! ​

這樣就可以大大的減少病人摸索治療方法的時間,也可以讓醫生更有信心跟病人解釋各種治療方法選擇的預後。

這邊舉幾個例子說明:

1) 有些病人的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原因,可能是睡覺的時候無法用鼻子呼吸,尤其是吐氣的時候,軟顎懸壅垂會往上擋住通往鼻子的通道,讓他們沒有辦法從鼻子吐氣,因而只能嘴巴打開,從嘴巴呼吸,這樣就會加重他們舌根往後倒的狀況,進而發生嚴重的睡眠呼吸中止症跟呼吸道的阻塞。 ​

這種狀況,我們就可以先進行軟顎懸壅垂擴張的呼吸道手術,術後再要求病人貼住嘴巴,讓他們可以從鼻子順利的吸氣跟吐氣。往往很多重度的睡眠呼吸中止症病人,經過這樣的治療,就能夠不打呼又讓呼吸道很通順,睡眠品質得到提升。 ​


尤其治療之後,因為睡覺的時候可以關住嘴巴,早上醒來的時候不會口乾,也比較不會半夜因為嘴巴很乾很渴驚醒,大大的提升他們的睡眠品質。

2) 如果是重度的睡眠呼吸中止症病人,也有可能手術之後,還是需要正壓呼吸器的輔助。但是正壓呼吸器的佩戴並不是需要一輩子佩戴,因為手術之後仍然有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病人,很可能是因為過度肥胖造成! ​

過度肥胖造成上呼吸道的脂肪堆積的這種狀況,並不能經由上呼吸道手術解決,因此在術後繼續佩戴正壓呼吸器的同時,也可以積極減重,包括使用減肥藥物,或是再繼續進行減重的手術治療,往往瘦下來之後,正壓呼吸器的打氣壓力就可以減少,甚至可以脫離正壓呼吸器!


總結

現在對於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治療,真的有非常多的選擇,不管是輕度、中度或是重度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我們都能夠經由精準的睡眠內視鏡檢查來提供我們進一步的治療選擇,以及預後的評估。 ​

📌所以不要因為戴不住正壓呼吸器,就放棄治療,可以積極的尋找專業的醫生評估,改善你的和你枕邊人的睡眠品質以及健康!

臉書圖文版



徐醫師自媒體
FacebookInstagramTiktokYoutube

徐醫師門診掛號

徐英碩醫師門診掛號由此去

2024年4月15日 星期一

側睡真的比較好嗎?

作者:徐英碩醫師

最近睡覺的時候要用什麼姿勢比較好的這個話題很夯。

智慧麵包拍了個影片,提到神經科學家的看法,他們發現睡覺是大腦清除有害廢棄物的重要時間,其中側睡又能讓睡眠更好,在老鼠的研究發現側睡能讓大腦清除廢棄物的效率更高。



劉文德醫師也拍了影片,尤其建議左側睡,因為胃囊在左邊,左側睡可以避免胃食道逆流。



而就我們治療打呼跟睡眠呼吸中止的醫師的觀點來說,平躺再加上張口呼吸,睡眠內視鏡 底下會看到舌根明顯的往後倒,打呼和睡眠呼吸中止會變得更嚴重,翻到側睡的姿勢的時候,舌根就會往旁邊倒,比較不會阻塞呼吸道。


這跟我們日常的經驗相符合,當枕邊人有打呼跟睡眠呼吸中止的時候,拍拍他,推他一下,讓他換成側睡的姿勢,打呼通常就比較小聲,比較不會那麼吵。


但是真的每個人側睡的時候都能改善打呼嗎?


其實不是的。


以我最近剛開完刀的這個例子來說,他的睡眠呼吸中止的指數,平躺的時候是15.8 ,側躺的時候反而高達25.8,側躺反而比平躺還更嚴重,也就是側睡的時候,打呼還更大聲,這是為什麼呢?


睡眠內視鏡告訴了我們答案:


因為他的扁桃腺過大,側睡時,在側邊的扁桃腺,壓迫更厲害!

https://youtu.be/zDgUetRedNs?si=3TPkIsQzKUyDgMRd

手術的時候,發現他的扁桃腺兩邊都有3cc,一般人的扁桃腺通常一邊只有1cc,這個像兩顆貢丸那麼大的扁桃腺,平常的時候在呼吸道的兩邊,比較不會往後塞住,但是當側睡的時候,平常在兩邊的扁桃腺就可能會因為重力的關係往下掉,結果就讓呼吸中止變得更嚴重。




所以,當您的枕邊人,#側睡的時候打呼不僅沒有減輕反而更大聲的話,記得尋找像我們這樣專門治療打呼和睡眠呼吸中止症的耳鼻喉科醫師評估看看,很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扁桃腺過大的問題,#手術拿掉扁桃腺就能夠解決,效果很好,可以很快還給您跟您的枕邊人,一個清靜健康的睡眠!


2024年3月22日 星期五

先講求不痛,還講求效果—扁桃腺開完刀之後怎麼都不會痛?

作者:徐英碩醫師

昨天讓半夜開到凌晨的扁桃腺化膿急開刀的病人出院了。開完刀之後只是再住了兩天。抽血檢查發炎指數降到了很低的正常值。


神奇的是,雖然喉嚨扁桃腺拿掉之後的傷口那麼大,病人開完刀住院,這兩天竟然都不會痛!






我記得以前當住院醫師的時代,這種病人術後都會痛到不要不要的,整個喉嚨像火燒,完全吃不下東西!怎麼現在可以都不太痛,這麼快就可以回家呢?


這是因為以前開扁桃腺用的是溫度高達400度的電燒,當然手術之後傷口會痛得像火燒!

而我根據長期以來自己治療打呼和睡眠呼吸中止的經驗(打呼和睡眠呼吸中止症手術治療的第一步就是切扁桃腺),建議病人選用冷觸氣化棒和長效止痛針那疼解來開扁桃腺!

冷觸氣化棒邊切邊打水,傷口溫度很低,所以開完比較不會痛。



另外長效止痛針納疼解在麻醉睡著之後打在屁股上,從屁股的肌肉慢慢釋放,打完24小時之後可以有七天的長效止痛效果,所以不僅開完刀之後比較不會痛,也不怕說回家以後因為沒有打點滴止痛,回家就痛起來,可以安心的用口服藥止痛就夠了!


無獨有偶,在這台急診刀之前,常規開的打呼和睡眠呼吸中止症病人,也因為傷口都不太痛,順利地一起回家了!


現代科技的進步,真的減少了很多手術後病人的痛苦,讓人不用再跟以前一樣,因為很怕痛而懼怕開刀,延誤自己的病情了呢!


2024年1月8日 星期一

為什麼重訓比較能夠減肥?




前一陣子看到一篇薈萃分析的文章,整理了當前人類臨床研究中,對減肥最有效的方法。(薈萃分析就是會整理所有相關論文再發表,幫你念論文省時間)

其中不意外的是,沒有飲食熱量控制的減肥方法通通都失敗,但令人意外的則是,在有飲食控制的減肥方法之中,飲食加重訓的效果,竟然比飲食加有氧的效果要好!就讓人不禁好奇,這個背後的原理是什麼?

因為理論上來說,要減肥需要熱量赤字,而重訓不過就是原地來回運動,消耗的熱量應該遠比持續行進的有氧運動要少很多。有人做過計算,重訓 一個小時的總做功,大約是90千焦耳,相對來說,輕踩自行車的有氧運動,一個小時就可以輕鬆做功大約達到360千焦耳,差了4倍!

一大卡大約是是4焦耳,而人體每做一焦耳的功,大約需要消耗4大卡的熱量,所以一小時輕鬆踩大約可以消耗360大卡,重訓才90大卡。

而且重訓每一組中間都要休息,而且只做幾下,用理論計算來看的話,同樣一個小時的重訓和一個小時的有氧運動,有氧運動消耗的熱量應該遠遠大於重訓的熱消耗的熱量,那怎麼會重訓減肥的效果,比有氧運動要好呢?

直到最近老蔡推薦我看一篇文章,終於部分解答了我一直以來的疑問!原來關鍵在於基礎代謝!

這篇文章收集了20個受試者,他們發現讓他們去做重訓之後,測量他們的基礎代謝,即使是在一天只吃800大卡,有超低熱量限制的情況下,他們的基礎代謝不減反增RMR(休息代謝速率)從每天1700大卡增為每天1800大卡!相對的,做有氧訓練的組別,在熱量限制的情況下,他們的基礎代謝就都有下降的現象,休息代謝速率從每天1500大卡變為1300大卡。

雖然有氧訓練的組別在三個月的超低熱量飲食控制之下,他們的體重減少了18公斤之多,超過了重量訓練組別的減重成果,但是他們的瘦體重(LBW, lean body weight)也減少了4.1公斤,這可能代表了他們同時在減重的過程中損失的了肌肉,這可能是他們代謝下降的原因之一。

而重量訓練的組別,雖然只有減重14公斤,比有氧運動的組別少了4公斤,但是他們的瘦體重只有減少0.8公斤,而且沒有達到統計學校差異,表示說他們大部分減的體重都是脂肪而不是肌肉,在減重的同時能夠保存肌肉,這可能就是重量訓練帶給他們的好處:減重的同時維持身體的基礎代謝,甚至更高。

雖然這個實驗只有維持三個月,但是可以想見接下來重量訓練的組別要維持減重的成果比較容易,而有氧訓練的組別,則因為身體基礎代謝的下降,飲食稍微恢復正常就可能比較容易復胖,或是難以再繼續減重。

也就是說,人類的身體,在遇到食物不足,熱量不足的情況下,他們的身體機能會關閉一些,儲存更多的熱量,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有氧運動的愛好者,減肥的時候常常遇到體重的停滯期,因為他們的身體覺得自己遇到了極端的狀況,需要儲存熱量被將來不時之需,這是人類千萬年來演化出來度過難關的機制。

而刺激身體生長更多肌肉的重量訓練,似乎更能維持身體的基礎代謝,因為身體遇到了重量的刺激,為了應對這一種極端環境,身體必須長出更多肌肉來應對,這樣就能抵銷熱量限制對身體基礎代謝帶來的負面影響,可能就是這個原因,讓有作熱量限制和重量訓練的受試者,減肥效果比較好,比較容易成功,比較不會遇到體重停滯期吧!

徐醫師評論:知道這個神奇的結論之後,我也開始考慮改變我的運動模式了!

大家知道,我兩三年之前瘦了12公斤之多的成績,靠的是一開始的大量騎車和後來的飲食選擇,但是自此之後,我覺得我的上半身體態就是這樣瘦瘦肉肉的不是很理想,雖然大腿小腿看起來都蠻強壯,但是上半身雖然沒什麼贅肉,但也沒什麼肌肉。之前是需要比較常上武嶺去爬山比賽,覺得上半身肌肉少一點比較好,所以雖然知道重量訓練不錯,但是也沒有想要特地去練習。

看完這些資料之後,覺得重量訓練真的是不錯,似乎更能維持我這得來不易瘦下來的體重,光是不會降低基礎代謝,更容易維持體重這一點就很吸引人了!因為這樣代表我的飲食內容可以更自由不受限制,而且可以比較容易維持良好的體態。

剛好發現我家附近有台大運動中心的健身房,設備蠻齊全,而且校友優惠,去一次只需要不到$50,實在是太棒了,就興匆匆地跑去了😆

既然要去,當然就要先知道論文裡面,就算吃超低熱量也不會掉肌肉的訓練方法是什麼!

論文中是這樣說的:選擇10種訓練器材,六個上半身,四個下半身,每種訓練器材找到你做八下就會力竭的重量,做三組,每一組中間只能休息1分鐘。

十種訓練器材,每一種都做完三組的話,一種器材保守估計會花6分鐘,10種的話就一個小時了,而且好像不太會覺得無聊呢!做完好像也不太會流汗,跟自行車那種騎一個小時就汗如雨下的感覺差很多。

做完以後,回想論文中說受試者第二天說不太會覺得酸痛,好像也很合理。不過第二天我倒是真的覺得全身酸痛,尤其是上半身以前沒有特別去練過的地方,看來還是不太能相信論文研究者的說辭啊😆

只不過想到這個酸痛,可能就是在身體正在召喚蛋白質來做肌肉,想到以後可能就會看起來比較壯了,心裡就安慰一點😆我老婆嘲笑我說才去做一天重量訓練就在那邊自鳴得意,實在是夠了😆

順道一提,論文中說當受試者習慣那個重量之後,可能就會加重量或是變成做四組,另外也有一篇論文提到說,重複的組數三組和六組,對於蛋白質的刺激合成沒有差別,但是做三組比起只做一組,更能刺激肌肉的生長和身體蛋白質的合成。所以當你習慣做三組都能順利完成的時候,下次就可以選擇多一點重量,不一定要做四組,這樣就能更節省時間了!

總的來說,重量訓練結合飲食選擇和熱量限制,更能幫助減肥,維持身體代謝機能,更不會掉肌肉。不過論文裡面有提到一些值得注意的小細節,第一個就是減去的總體重,有氧運動其實還是比重量訓練還得多,雖然是以掉肌肉為代價,但是實際上讓受試者在跑步機上面跑到沒力的時間,有氧運動組是比重量訓練組來得多很多的,也就是說有氧運動組他們下半身的肌肉力量和心肺功能是明顯的比重量訓練主要高,畢竟他們訓練的內容就是下半身,不像重量訓練組是訓練全身,這個部分會贏也是不奇怪。

順帶一提,有氧運動組的運動訓練內容是走路,騎腳踏車或是爬樓梯,美洲四天,每次20分鐘,第二周開始增加10分鐘,直到每次50到60分鐘。每個禮拜運動四天,每次一個小時,而且一開始第一個禮拜只要每次20分鐘,第二個禮拜30分鐘,第三個禮拜40分鐘,第四個禮拜才變成50到60分鐘,循序漸進,其實總的消耗熱量也是蠻多的啦,所以不管是對減重、心肺功能和運動持久度,都有比原來增加很多,不想重訓的人用這種方式減肥也是非常值得鼓勵的!

所以如果比較看重短期的整體減重成效的話,有氧運動加上飲食控制還是非常不錯的選擇,當然減重成功之後再做一些重量訓練吧,肌肉和基礎代謝練回來,那就更好更完美了!


2023年12月19日 星期二

口呼吸還是鼻呼吸?



作者:徐英碩醫師

劉文德醫師這次的 口呼吸鼻呼吸 的影片問答,提供了我們非常多實用的生活建議,值得一看!

首先是鼻子呼吸還是口呼吸比較好的問題,如果自己用兩根手指頭把鼻子塞住,只能用口呼吸的話,其實很快就會感覺到不舒服,除了嘴巴乾以外,因為鼻子才有感覺氣流的受器,而嘴巴沒有,所以大腦會覺得你沒有在呼吸,會讓你覺得暈暈的。

而很多人在睡覺的時候比較會鼻塞,這是因為躺下來的時候身體下方的水分會逆流到頭部,造成鼻腔充血腫脹。這時候,就會造成睡覺的時候口呼吸,影響睡眠品質,更糟的是,可能還會造成比較嚴重的睡眠呼吸中止症。

劉醫師在這邊提供了一個簡單的解決做法,那就是在傍晚的時候走走路,跑跑步,騎騎腳踏車,讓下半身的水分循環好一點,這樣比較不會讓你在躺下來的時候,水分一下子跑太多到頭部,造成鼻塞。

徐醫師評論:台灣因為環境的關係,鼻塞鼻子過敏的人實在很多,造成很多人會用嘴巴呼吸。

但是用嘴巴呼吸有非常多的危害,包括口乾,口臭,牙周病,在青春期的話一直用口呼吸還會造成臉型發育的大問題,如 分 鼻子塌陷,小下巴 等等。

因為感覺二氧化碳濃度訊息的受器主要是在鼻子,所以口呼吸還可能造成 過度換氣,因為大腦覺得氣流不夠,就一直叫你呼吸,結果你就把過多的二氧化碳排出去,造成你喘,頭暈,手麻等等的現象。

如果有鼻塞的問題,一直沒辦法經由運動或藥物改善,有時候還是需要尋求耳鼻喉科醫師的協助,看看有沒有鼻中隔彎曲、鼻息肉、或是鼻竇炎的問題。

之前也跟大家分享過,現在鼻子手術開完刀之後幾乎都不會痛,看了我的文章之後,昨天也有人問說,是不是現在鼻子手術都很簡單,其實雖然對醫生來說,鼻子手術不一定都很簡單,需要看每個人的狀況評估,個別處理,因人而異,但是對病人來說,接受鼻子手術確實比以前簡單很多,因為手術的過程變快,大部分的人不需要住院,恢復的過程也比較不會痛,恢復也比以前快很多。

如果有鼻塞的問題沒辦法解決的話,還是鼓勵大家盡早尋求幫助,趕快找回鼻呼吸的暢快感。

2023年12月12日 星期二

超級犯規的術後睡眠檢查追蹤方法:居家睡眠檢查

作者:徐英碩醫師


當我開始做睡眠手術的時候,遇到了最大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明明做完手術之後,病人都說他回家睡得非常好,打呼變小聲,睡眠品質改善很多,但是術後回診,回來醫院做睡眠檢查的結果,卻爛到不行,有的人做出來數值竟然還比手術前還高?超級尷尬!

看到這個術後的數值,常常沒辦法跟病人解釋,尤其因為這些人本來就是因為不願意佩戴正壓呼吸器,才來找我看病,也很相信我做的手術,結果手術之後,看著這些數值,我跟他們說,還是需要佩戴正壓呼吸器的時候,他們就常常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我,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他們就再也沒有回來。

為什麼手術之後,病人明明覺得自己睡得更好,但是回來醫院做睡眠檢查,卻看起來一點進步都沒有呢?

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好多年,直到我這些年來進行了許多居家睡眠檢查和睡眠內視鏡檢查的研究,我才終於得到了初步解答:原來關鍵就是在:「姿勢」!

在家裡睡覺的姿勢,和在醫院睡覺的姿勢,完全不同!在家裡側睡的姿勢比較多,在醫院平躺的姿勢比較多!

在這裡先舉一個最近看到的例子。中年男性,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手術前檢查,睡眠呼吸中止症指數達到五十幾,比重度診斷標準的閾值30以上還多很多!手術之後,他覺得自己的睡眠品質和打呼聲都大幅改善,但是回來醫院檢查追蹤,竟然還有32的睡眠呼吸中止指數!

我本來想要勸他繼續佩戴正壓呼吸器,但是他跟我抱怨說,他在做睡眠檢查的時候,在醫院晚上都睡不好,跟在家裡睡的狀況完全不一樣,聽到這個描述,我留上了心,我發現他在醫院睡覺的姿勢幾乎記錄到都是完全平躺,所以我勸他再接受一次居家睡眠檢查。

果然,居家睡眠檢查數據大幅下降,從重度變成輕中度16。重點是,他的側睡的呼吸中止程度降到幾乎是零的2.7,也就是說他在家中側睡的時候完全不會打呼,也不會缺氧,這就是他在家裡睡得比較好最重要原因!尤其他跟我說,他在家裡就是習慣側睡或是趴睡,他覺得現在這樣的睡眠品質他非常滿意,偶爾他不小心平躺睡得比較不好的時候,再翻過來就好了,現階段他也不想再做什麼其他的治療。

根據我在2021年跟劉文德醫師團隊發表的研究,發現病人在家裡跟在醫院睡覺的姿勢有明顯的不同。在醫院中,因為身上貼了很多導線,一有訊號不良,睡眠技師就會進來幫他們重貼,所以病人有如被五花大綁綁在床上,不敢動彈,因此在醫院中的睡眠檢查紀錄,往往只有平躺一種姿勢,幾乎看不到側睡。而人類天生睡眠就是喜歡翻來覆去,尤其是有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病人,由於平躺的時候呼吸道會因為舌頭重力的關係往後壓,造成更嚴重的阻塞,所以他們在家中更喜歡側睡。

那麼我們的手術可以幫助到病人什麼呢?根據我們的睡眠內視鏡研究,我們發現造成病人睡眠呼吸中止的最常見原因是顎咽的阻塞,再來是舌根。

顎咽阻塞,我們可以很好的使用懸吊顎咽成形術,擴大顎咽空間的截面積,讓氣流更容易通過。不過顎咽的阻塞,並不只是單純軟顎懸雍垂的鬆軟造成的,還有一部分是比較高位的舌頭,也就是舌體往後壓迫,造成的被動式阻塞。

這種狀況在手術之後的睡眠內視鏡就可以看得非常的清楚,當我們在懸吊顎咽手術之後做睡眠內視鏡,如果平躺的時候還有顎咽阻塞,將病人側睡之後,卻發現顎咽阻塞就不見了,呼吸變得很暢通,那這個地方的阻塞就是因為高位舌體往後壓,造成的被動式阻塞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我們做完手術之後,如果還是只讓他們回來醫院做睡眠檢查,在平躺的狀況下,就常常看不到我們手術效果的原因!這時候我們不要覺得自己的手術做的不好,很喪氣,如果病人反應他其實睡眠品質大幅改善,而且他在家裡裡習慣側睡或趴睡,在醫院平躺睡得很不好的話,我們不妨再給他安排一次居家睡眠檢查,也許我們就能驚喜的發現,我們的手術帶給病人睡眠品質與數值的巨大改變!